当前位置深圳市作家协会 > 文坛纵横 > 正文

“紫金·人民文学之星”奖输送文学新鲜血液的管道 - 中国文讯

  他们年龄都不超过30岁,来自四面八方,从事着不同的职业,最大的爱好是用文字默默地搭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。这次他们因为一个奖项走到了一起,从文字的背后走向前台,接受一份简约又隆重的荣耀。

  9月21日上午,第二届“紫金·人民文学之星”奖颁奖典礼在南京师范大学仙林校区举行。七堇年、孙频、郑小驴、焦冲、毛植平、吕魁、霍艳、寒郁、双雪涛、谢小青、张怡微、左右、老四、沈书枝、张佳玮、傅逸尘、丛治辰等17位年轻写作者分享了这项殊荣。中国作协副主席、党组成员、书记处书记李敬泽,江苏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王燕文,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主编施战军,江苏省作协主席、党组书记范小青,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宋永忠等参加了颁奖仪式。

  《人民文学》杂志副主编邱华栋介绍说,这个奖项由《人民文学》杂志和江苏省作家协会共同推出,旨在发掘文学新生力量。主办方始终与出版社、文学期刊、文学网站和专家学者有效沟通,寻找文学新人,力争在他们的文学创作起步阶段投向关注的目光。

  与会年轻写作者感激这份关切。长篇小说奖获得者七堇年说,写作是漫长而孤独的。有了这个专属于年轻写作者奖项的关注,就等于有了前辈的鼓励、指引和同路人的陪伴。

 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鲁敏说,写作犹如漫漫长夜,虽然野心不时地膨胀,但随之而来的往往是自我怀疑与否定。所以,写作需要某种鼓励。她觉得现在的年轻写作者是幸运的,因为她直到30岁,获得的鼓励只是某地方报授予的优秀通讯员称号。

  诗歌佳作奖获得者左右听力有障碍。他在书面发言中说,诗歌写作的过程也是自己不断地恢复听力的过程,诗歌让他听见了许多,也听见了人间的一切美好和善良的回响。诗歌就是自己的声音,一天不写诗,就感觉自己像一个不会说话的植物人,“‘紫金·人民文学之星’奖授予我,我将它视为另一种声音,我刚听见它说:我希望你下辈子还能是个诗人”。

  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白烨认为,“紫金·人民文学之星”的存在,使得我国的文学评奖结构趋于完整。这个奖项是输送文学新鲜血液的一条管道。施战军说,《人民文学》致力于在每个可能的角落里发现有潜力的年轻写作者,甘愿成为一个摆渡者。尽管与前辈相比,他们的历史感稍显平淡,但内心波澜并不小,他们写内心的焦虑,写内心的归属感,写作态度值得称道。

  李敬泽是这次评选的评委会主任。他发现,读这些年轻人的作品,让自己感觉很舒服,他们的写作让人觉得熟悉、安全、亲切、稳当,显得过于成熟与规矩了一些。而在他的期待中,年轻人的写作应该构成一种挑战与“冒犯”。他希望年轻写作者可以充分、有力地去年轻,让青春力量不断地奔涌,诚挚地面对驳杂而又不断更新的经验,打开新的道路。这或许让有些人觉得不习惯,但每一代文学家的天职就是不断地开辟新的道路。

  范小青也希望年轻写作者能远离喧嚣,懂得坚守,耐得住寂寞,用青年年华传承文学的星火,让飞扬的文字和飞扬的青春相伴而行、交相辉映。

上一篇:《百年振能》昨日首发 - 中国文讯
下一篇:没有了
返回顶部